他辗转印度甘孜藏区做公益,回来后和妻子开了民宿

最近在看迪士尼附近的民宿时,遇到了一位有故事的房东——野花先生。他说,26岁之前,生活是一道水煮白菜。在医院查出有抑郁倾向,他决定走出家门的那一刻,开启了“麻辣烫”的人生。我们来听听野花先生的故事。

26岁,跨出停滞的安全区

我是蒋烨华(野花),出生于1984年的上海,在一个平凡的家庭中长大。26岁前,我的人生平淡得如同没有加盐的水煮白菜。直到有一天,一道光芒照进了我心中幽暗的内室,吸引我打开紧闭的心门,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。

2010年春,我清晰记得,辞职那天天空阴霾。我坐在位于上海张江的一栋写字楼里不断地敲击键盘,打字,然后删除。我犹豫要不要向老板申请停薪留职。

按照原本的计划,我应该在这个公司继续待一段日子,等着拿新西兰打工旅行签证。拿到签证,我就可以和老板说再见,去南半球过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劈柴喂马的幸福生活了。可上帝并没有按照我的计划出牌……

在我的左手边,躺着一张医生开的病假单。那段时间我每晚都失眠,在清醒的深夜里听自己的心跳声,很快,很重。同时思索人生的方向,自由、真理、真爱的意义。

可是我悲哀地发现,这些词原来如此陌生。我只能在头脑中去理解字面的意思,但它们的真正含义离我的生活很远。

最终我按下了发送键。既然在这个舞台上,我找不到人生的出口,那就接受上帝的挑战,跨出原本的安全区,换个更大的舞台去寻找方向吧。

2010年3月3号,乘早班飞机,我离开了上海,开始了寻道之旅。

一路向西,经过四川、云南、西藏,然后又在喜马拉雅腹地转了个圈,一路行走,遇到很多和自己有相同迷茫的人,我们彼此开导,却最终在黑暗中迷失。

直到有一天,在尼泊尔的边境,我遇到一个充满上帝之爱的牧师,他身上散发出光芒。当靠近光的时候,曾经在黑暗中难以寻见的答案,逐渐地变得清晰。

我在印度加尔各答仁爱之家当义工,帮大小便失禁的老人换裤子,那股难闻的味道让我简直不敢呼吸。洗老人换洗衣服的水,很快从白变黄。

照顾智障儿童,喂饭时跟着他们跑来跑去,需要时刻看着孩子,稍有一丝松懈都不行。我相信在人的一生中,会遇到很多不可爱的人,但也正是这些不可爱的人让生活变得多彩。

公益旅行中,遇见了爱情

旅途中虽然遇到不可爱的人,但奇妙的是,回来后,遇到了可爱的太太。

和太太叶子相识是在2015年一场公益宣讲会上,我是他们的嘉宾,应邀为西部山区的学校招募女老师。对,女老师。那里山区的孩子大都从小没有妈妈,缺少母爱的关怀所以希望支教的队伍里可以有更多的女生加入。

我清晰的记得,当说到山区的条件异常艰苦,需得20多天没有洗澡的时候,叶子有些退缩。后来因为她工作的调动促成了这次藏区支教之旅。

在路上,我不慎被毒虫叮咬,高烧、化脓。叶子坚持每天都给我换药,细心护理。当这段支教结束后,我们相恋了。后来我们都一致认为这是上帝冥冥中的安排。

我在自己的书《从流浪到归家》中提到:“旅行做公益,让我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,是让更多的人过得幸福。满足不是来自自己,而是帮助的人可以好起来。”

做公益带给我的价值是无价的,尽管公益之路很艰辛,但是我的心灵很满足,因为我能带给更多需要幸福的人更多的喜乐。

与太太一起经营民宿

当我和叶子结婚的时候,我们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家。但评估了一下收入水平和一天跳三价的楼市,同时也不甘心这样做一辈子的“房奴”,感到渺小又无奈。

偶然地,听叶子爸爸说起,家里还有一个老房子空置着,想把它收拾收拾租出去。我们顿时眼前一亮:还不如租给我们。最后我们征得了他们的同意。

第一次见到这个房子,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。我们只是借着手电在屋外张望,透过窗户的一点缝隙去憧憬这是一个怎样的小世界。

虽然屋内破乱不堪,屋外杂草丛生,但我们依然按捺不住兴奋,仿佛看到了家的模样。就是这样30多平米的小小空间,我们尝试着把喜欢的元素都加进去。阁楼、吧台、塌塌米、沙发、露台、厨房、花园……

乍听之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但是这就是所谓的“梦想”吧。梦想梦想,首先要敢想,其次要敢做。房子很快开始动工,很快被我拆得只剩下一个空架子。只保留了原来的结构。

在农村,这样的改造更是少见,周围的邻居也都好奇,纷纷抱着“看你们怎么收拾”的想法,等着看我们整出个什么来。改造工程就在我们的憧憬、乡亲的质疑以及父母的忐忑中进行着。

我和叶子利用一切空暇时间跑建材市场,网购、现购、打制等方法统统用上,拿到我们中意的建材、家具,同时还要兼顾价格、质量、品相等各种要求。

我几乎调动了平时被封锁在某个角落的所有脑细胞来做这件事情,设计、整装、精装方面的潜能统统小宇宙爆发。以至于在小屋整体化效果出来之后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家装修完了,但如果就这样作为一个自己居住的场所,那么对于家的梦想也只能到这里结束。但梦想之所以能称为梦想,是因为它也有流动的属性,一些新的想法会以梦的形式来不断地开启我们。

恰好我们的房子就在迪士尼乐园边上,于是就这样开始做起了民宿。没有客人的时候,我和叶子会过去居住,在露台上看晚霞、在厨房做一杯意式咖啡,或是拿一本喜欢的书躺卧在沙发上。

露台上搭帐篷,晚上可以看到满天繁星。

我们也在自己居住过程中不断地完善细节,让客人有一个更好的居住体验。

起初的时候我们以为来预订的都是迪士尼的游客,后来发现更多客人是因为喜欢我们的屋子和居住理念,更有因为喜欢我们的故事而来的。

我们很开心,这太符合我们最初的设想了。我们希望每一位来的客人,都像是到自己的朋友家作客。

我们为小屋取名为“我们WE”,因为这里有我和妻子的故事、信仰;也希望能和来小屋歇息的朋友,成为很好的“我们”。

旅行中所得到的宝贵财富,使我一生受用。每次经济上遇到困难时,我就想到在新西兰的岁月;每次身体上吃不消的时候,我就想到在印度的日子;每次遇到别人的误解时,我就会想到在尼泊尔的牧师;每次想要放弃时,我就扭头看看身边的太太,握紧她的手。

房东后话

如今三十出头,已成家立业的他已不再是一碗水煮白菜,而是一盆有荤有素的鲜香麻辣烫。给菜里面加料的,不单是尼泊尔、印度的咖喱或香料,新西兰的海鲜。在这盆菜里放得最多的是关于“爱”的信仰吧。 未来的岁月在前面召唤,散发着希望的光芒。

今年六月,第二家民宿“从前慢”也改造完成。一栋百年老宅,小轩窗,正梳妆,如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,正一点点显露出她的本色,结合了古典与现代的诸多元素。

当你住在小屋中,能够体会到时间的倒退,仿佛回到“从前慢”的生活。

未来的日子里,野花先生希望继续和叶子小姐一起建造更美好的家园。